三名德国教练率队杀进欧冠四强,他们有什么共

2019-20赛季,进入欧冠4强的球队中有两支德国球队,但三支球队的主教练都是德国籍,他们分别是弗里克、纳格尔斯曼以及图赫尔。那么,他们之间有哪些共同点呢?《泰晤士报》为我们带来了解析......

当弗里克在勒夫身边担任德国国家队助教时,他有着不少空闲时间。除了寻找潜在的国脚以及观看德甲大量德甲比赛之外,弗里克游历了整个欧洲,和足坛最有前瞻意识的主教练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尤其是瓜迪奥拉和克洛普。弗里克成为了吸收知识的“海绵”,所以当拜仁去年任命他为球队主帅时,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

克洛普和弗里克均是55岁,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是球员生涯平淡无奇。精力充沛的克洛普在当时身处德乙的美因茨踢后卫,而上世纪80年代,弗里克将职业生涯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拜仁,然而司职中场的他只能担任“饮水机管理员”角色。

弗里克曾在德国国家队担任勒夫的助教

退役之后,他们并没有得到什么职位,但他们依然在主教练位置上拿出了令人惊叹的表现。为了踏入教练工作的大门,46岁的图赫尔和33岁的纳格尔斯曼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图赫尔球员生涯的亮点是在当时身处德乙的斯图加特踢了8场比赛,而纳格尔斯曼在奥格斯堡青训营期间就因为伤病不得不早早结束自己的球员生涯。

由于在巴黎圣日耳曼和队内球星内马尔及姆巴佩关系紧张,图赫尔此前遭致了一些批评,但他可能是三人中最热衷于学习的那一位。当数据分析这一学科只是在小圈子内为人熟知时,图赫尔已经在布伦特福德以及中日德兰将这一学科应用到了自己的工作中去,尽管当时只是他执教生涯的开始。因此,他可以说是数据分析在足坛应用的先驱。为了提升训练效果,他还主动阅读了有关大脑研究以及营养学方面的书籍。

执教多特的时候,图赫尔禁止球员们食用糖类、小麦或者谷物食品,因为他注意到胡梅尔斯和施梅尔策这样的球员在减重后整个赛季能量十足。2018执教巴黎圣日耳曼之后,图赫尔之所以在球队酒店住了几周时间,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他想告诉厨师自己喜欢的食谱。他很快为正在恢复伤病的阿尔维斯制定了饮食计划,并且督促中场球员维拉蒂进行瘦身。除此之外,他还对球员的睡眠模式进行了监控。为了给队医和理疗师腾出更多空间,图赫尔不仅要求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对训练基地进行改变,他还亲自提供了建筑图纸。

图赫尔是一名热爱学习的主教练

尽管声称自己依赖于严格的规则,但图赫尔于2012年发表的名为《规则破坏者》的演讲在互联网上引进了轰动,他解释了自己在美因茨执教的处子赛季如何不断去激励麾下球员。

图赫尔说道:“通过采用不同的战术,我们是第一个打破德甲旧思维模式的人。其他球队陷入旧的思维模式不能自拔,之前是4-4-2,一直就延续4-4-2。”由于实力上的差距,图赫尔非常清楚他们需要不断进行战术调整才能击败对手。

图赫尔还分析了包括美因茨在内的大部分德甲球队的打法,那就是后场向两侧出球,然后直接交给边锋。他说道:“这种打法既安全又方便,前锋能够判断出自己是否能够利用本队的传球。我不想在每次传球的时候就去吹口哨。”图赫尔的解决方式是切割美因茨训练场的边缘,创造出一个菱形场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图赫尔麾下的球员必须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球场。通过大脑研究,图赫尔发现在锻炼能够打破习惯的情况下,不断重复才能取得良好效果。他的球队不会只是进行单独训练,也不会去使用正常规格的球场。他对球场做出了改变,有些长75米宽18米,有些则是70米长30米宽。图赫尔执教美因茨的第二个赛季,球队开局取得了7连胜追平德甲纪录,他的所有创新有了回报。

尽管受到了诸多赞誉,但图赫尔从不认为自己是俱乐部最重要的那个人。他说道:“足球是球员主导的游戏,我们主教练只是为他们服务。”

纳格尔斯曼曾在图赫尔麾下担任球探

纳格尔斯曼曾在图赫尔麾下担任球探,他和图赫尔有着同样的足球哲学。当图赫尔执教美因茨和多特,在德甲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迹时,纳格尔斯曼很快成为德国教练界的后起之秀。在慕尼黑1860和奥格斯堡踢球时,纳格尔斯曼还是一位初出茅庐的球员,但他已经在球场上努力去效仿特里,像球员兼教练那样在后场指挥球队。他的前队友依然记得他在后场给出了很多指令,而且比其他人更快地发现了对手防线的漏洞。

纳格尔斯曼在19岁时就因伤不得不提前结束自己的球员生涯,他说道:“如果我不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那么我将成为一位德甲赛场上的教练。”由于才思敏锐再加上对细节的执著,纳格尔斯曼很快就成为德国足坛一位炙手可热的主教练,人们认为他在30岁之后注定会成为一名德甲主帅。然而,他在28岁的时候就做到了这一点,在保级之路上处在绝望中的霍芬海姆邀请了他。

起初,当地报纸认为霍芬海姆提拔纳格尔斯曼只是一个营销噱头,但他很快就证明了质疑者是错误的,并且很快成为了人们眼中的战术怪才。和图赫尔一样,纳格尔斯曼的球队在比赛中很容易将3-5-2阵型变为4-3-3,然后就回到3-5-2。

纳格尔斯曼的同仁承认他能够很快识别出对手的打法并找出其中的漏洞。为了在教练席上实施自己的想法,他要求自己的球员迅速适应新角色,有时他们需要重塑自己。执教莱比锡的处子赛季,纳格尔斯曼将奥地利边锋萨比策改造成一位带球中场,也将充满活力的边后卫哈尔斯滕贝格改造成一位可靠的中卫。另外,他还建议维尔纳不要总是站在对手防线最后一位后卫身边,因为他是第一个注意到德国前锋战术天赋的人。

纳格尔斯曼曾帮助霍芬海姆成功保级

像格纳布里这些纳格尔斯曼执教过的球员对他进行了称赞,因为他对这些球员的踢球方式给出了大量反馈,改变了他们对比赛的看法。他让格纳布里看了大量比赛录像,并解释了他在场上应该如何站位,什么时候应该去跑动,应该跑向哪里。执教霍芬海姆期间,纳格尔斯曼要求俱乐部在训练场安装巨型屏幕,并在训练赛中使用无人机,这样他就能够通过俯瞰的角度分析比赛。由于在霍芬海姆取得了成功,纳格尔斯曼收到了众多欧洲俱乐部的邀请。2019-20赛季,33岁的他已经率莱比锡闯进了欧冠半决赛。

图赫尔和纳格尔斯曼拥有所有潜力和决心,但如果处在另外一个时代,他们不会取得成功。进入21世纪,德国足协不得不承认由于训练方法落后再加上战术过时,他们已经落后于其他国家,这让他们进行了一场彻底的变革。德国足协找出了一些在青训营以及在教练课程学习中打造了不同文化的人,年轻的教练不再被教导照搬前几代人的做法,而是走出去学习与体育相关的科学,尽可能多地了解各种足球哲学。

弗里克和图赫尔将率队争夺本赛季的欧冠冠军

同时,各俱乐部在培养年轻教练方面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那些对足球最为了解的人获得了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不是依赖于那些前球员填补教练位置的空缺。几年前,前德国足协教练培养主管弗兰克-沃姆斯(Frank Wormuth)表示:“我们对教练的培养在欧洲树立了标杆,相比之前,那些管理俱乐部的人给予了年轻教练更多的机会。”

2009年,当图赫尔接手美因茨一线队帅位时,他的先行者身份为纳格尔斯曼以及其他人提供了学习的榜样。尽管弗里克是在旧体系下成长,但他热衷于跳出条条框框思考问题。在德国国家队以及德国足协任职期间,他致力于推动一场变革。这三人同时出现在欧冠赛事最后阶段,可以被看做是德国教练实力的证明,也是足球文化鼓励不断探索的结果。

(二怪)

上一篇:蓝黑札记-遗憾赛季终于结束,你给国米表现打几
下一篇:欧冠决赛前瞻:内马尔与格纳布里的哲学碰撞 中

[field:title/]-[field:global.cfg_keywords/]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